施工合同被转包后装修工程遇延期被转包方是否需赔偿损失?

  2019年3月,钱某与案外人王某签订《装修工程施工合同》,约定由钱某负责王某位于某商场的一处店面装修,总价款为 23.7万元,工程期限自2019年9月 5日至10月 5日。后钱某将该工程转包给刘某,并向刘某预付工程款 22.6万元。2019年10月 5日,刘某未按约定完工,并向案外人王某出具保证书,约定完工日期为10月 12日。在保证期限内,刘某仍未能完工,并撤离了施工场地。案外人王某遂与钱某签订《解除协议》,要求钱某退还已付工程款,并赔偿损失。钱某认为,刘某对此负有责任,应返还自己付给刘某的工程款并赔偿损失,遂将刘某诉至槐荫区法院。

  法院经审理认为,钱某与案外人王某签订《装修工程施工合同》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,钱某在将该工程转包给刘某时,未就该装饰装修工程签订书面合同。施工过程中,钱某多次在微信与刘某商谈工程事宜,并发送了施工图等施工资料。施工期间,钱某就该工程分多次向刘某付款,共计 22.6万元。后因工期延迟、应付款项产生分歧等原因,经协商,刘某向案外人王某出具保证书,保证工程于 2019年10月 12日前完工,总计到位款项为24.4万元。

  审理过程中,钱某向法院提交了其与案外人王某签订的《解除协议》。《解除协议》中载明,截至2019年 10月 5日,王某已向钱某支付270750元,2019年 10月 13日,钱某在工程未完工的情况下撤场,双方经过平等协商后,协议解除《装修工程施工合同》。对已完成的工程,钱某认可已装修的工程量价值为15万元;对剩余工程量,钱某认可市场价为15万元。经钱某、王某协商,钱某同意退还王某支付的剩余装修款12万元,并赔偿王某损失13万元。

  刘某表示,自己对钱某、王某的协议签订情况并不知情,对钱某提交的工程清单、通话录音等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,主张自己与钱某属于合伙合作关系,共同经营该施工项目。

  法院认为,关于钱某、刘某的关系,从双方提交的施工图、 聊天记录等证据判断,应当确认为钱某承接工程后转给刘某具体施工,双方应为工程转包关系。

  关于钱某提出的要求刘某返还工程款及利息,并赔偿损失的请求,上述请求中的数额依据是钱某与案外人王某签订的《解除协议》和工程清单。但在刘某提出异议的前提下,《 解除协议》一方当事人王某并未出庭,无法确定该协议有效性。同时,协议中涉及的已由刘某完成的工程量价值、 工程清单等,牵涉到刘某的相关利益,但工程量评估过程中刘某并未参与,事后也并不认可。依据上述《解除协议》及工程清单要求刘某返还工程款、赔偿损失,依据不足。从刘某、钱某提交的微信聊天记录中可确认,王某已向钱某支付270700元,而钱某向分包方刘某支付款项仅为22.6万元,此处,钱某主张向刘某付了装修费用要求返还显然无理。同时在诉讼过程中,双方当事人均确认该工程后已由他人接手,并全部完成投入使用。因此,不具备鉴定争议工程量的条件。侯乐鑫贺晓芳